Balivillas > 小妇人周记 > 抛家弃夫到乌布-喊价计程车

抛家弃夫到乌布-喊价计程车

隔天课程在一大早10点开始,小妇人为了怕错过,整晚睡的很不安稳,本以为前往乌布的车上可以小睡一下补补眠;哪知同车的纽约女玛莉莎像停不了的收音机,沿途讲个不停:「You know,昨天怎样怎样、、、; You know,我先生啊、、、;You know,我在那街上看到、、、You know 、、、You know、、、」小妇人唯一可补眠的机会就在她停不下来的「You know」中丧失了!
 
到达乌布上课的Casa Luna Café才知道课程改到下午1:30才开始。哈!那就可以先到民宿补个眠再上课,晚上大伙出去玩耍也有体力。
到达民宿,老板娘好心告诉我们,墨西哥女吉娜早已等候我们多时。这民宿只有8个房间,分别在庭院后的2栋巴厘岛式建筑中,由于3人同房与3人3房的价格相同,当然是每人一间房啰!
整顿好行李发现时间还早,小妇人提议先吃个早午餐再回来补眠;为显示我们「背包族」式的旅游决心,小妇人与吉娜早已将司机送回家放假去。
这两天的一切交通距离远近都是我们需仔细规划及思考的问题;还好这民宿真的位置不错,离足球场不远。我们都喜欢的Tutmak Warung Kopi就在走路2分钟的路程。坐到餐厅唯一的日式座位盘腿欣赏足球场风景,点上一杯这边特制的新鲜苹果汁(Pure Apple Carrot Juice)加一盘炒粿条(Kue Tiau Noodle with Chicken)或印尼式综合饭(Nasi Campur with Fresh Tuna or Chicken),这样简单的餐食,带来的是愉快的满足。
不过这满足,但却让更多的瞌睡虫爬满小妇人全身,2眼无神直视足球场发呆,完全不想介入身旁这两位无聊纽约女及墨西哥女,正在为一只原子笔展开的口水之战。(玛莉莎有枝随身携带的原子笔,在前阵子与吉娜到日惹观光时就不见了!现在吉娜拿出她的原子笔,希望小妇人帮她复习一首印尼文的歌词时可写重点,眼尖的玛莉莎看到坚持说吉娜偷走她的笔,两人就在那展开一场口水争夺战、、、直到玛莉莎不小心在自己包包中找到遗失多日的笔时,这战争才结束!够无聊吧!)
 
 
好不容易这场无聊战争结束后,小妇人高兴总算可以回民宿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正当快睡着时突然被一个飙超高音的歌声吓醒,隔壁的墨西哥女不想休息想练习唱歌(她最近有私人教师学印尼话,爱唱歌的她不喜欢传统式学语言法,坚持老师以教唱印尼歌方式学印尼话、、、够怪吧!)随后那歌声又不见了(大概她突然想起小妇人要补眠吧!);好不容易第二次要入睡,纽约女来敲房门要小妇人起床出发了、、、今天大概跟睡觉没缘分吧!
 
上课地方与民宿有段距离,在这不是计程车随手一招就有的小镇,「路边叫价车」是唯一的选择;根据墨西哥女吉娜的经验猴子路与Dewi Sita路交叉口是「路边叫价车」的集中地,不过已经习惯出门有司机的小妇人,遇到这叫价车还突然不知所措不知如何叫价。但是很快小妇人记起这次是趟背包族之旅,将自己心情调整到学生时代每块钱都是钱的拮据情境,开始跟叫价车司机杀价!
 
小妇人的杀价本领是众所皆知的,所以今天这任务就由小妇人担任;小妇人收起与墨西哥女及纽约女沿途的嘻笑,一本正经用「小妇人语」(我那发音不准及不按文法的印尼话)跟叫价司机问:「Dari sini ke Kori Ubud berapa harganya?(从这到Kori Ubud你要多少钱?)」;「你从哪里来啊?」司机问。又来了,这是小妇人很讨厌搭计程车或叫价车的主因,在车上或路旁大家都想知道你从哪来,接着问题必定是「你几岁?结婚没?你叫什么名子?有小孩没?你是做什么的?、、、」。对于观光客会认为这些问题表示他们很热情,想与客人有互动啊,很好啊!不过,小妇人住在这快10年有时赶时间急着要到某地例如现在这时刻,可就没心情来这种互动。
小妇人依旧以很酷的表情跟司机说:「我们赶时间,不要再问问题了,卢币1万,要就快开车啦!」「可是你们有3个人啊!去的地方又远,加点钱啦!」司机也开始耍赖(这是司机的技俩,其实要去的地方只有5分钟就到!)。不过最后在小妇人酷酷的态度,及墨西哥女加纽约女的天使笑脸中,司机答应了。
 
有了这次成功喊价经验,小妇人也开始抓到司机可接受的行情要领;上课结束后我们这次「抛家弃夫」的重头戏渐渐要开演,按照旧行情叫价车司机带我们回猴子路上的「冥想中心」(The Meditation shop),这是墨西哥女及纽约女坚持一定要去的地方,他们希望今天或明天能来这学习冥想;到中心门口关着,招牌上写下午五点开门,眼看还有20分钟,傻等并被附近没事做的印尼男孩调侃也不是好玩的事(这些小男生真是有没搞错呀,调侃我们这些中年妇女!)。
「逛街」是唯一能打发时间的最好活动,尤其附近猴子路上很多印尼知名设计师都在这开店(不能杀价),外加原本旧有的传统艺品店(可以杀价),花点时间认真逛,真的会寻到很多寶物。连原本不想花钱逛街的小妇人都情不自尽,买不少丝质小包包及蜡染斜背包(小妇人直说要有背包族的精神,可是手上总是提着妇人专用手提包,买这斜背包让自己更接近背包族!)。
 
该买东西都买了,时间也过五点半,这「冥想中心」就是不开门,而那些白目的印尼男孩们依旧继续他们的调侃活动;墨西哥女及纽约女正在犹豫不决是否该继续等下去时,小妇人提议到附近做脚底按摩(因为是背包族,所以当然是那种布帘与隔壁陌生人隔开的那种便宜按摩啦!)也可在晚餐前小歇一下,以应付精采的乌布夜晚。按摩时墨西哥女吉娜正巧又在小妇人隔壁,赶紧提醒她外加警告:「亲爱的吉娜,拜托别再练习唱歌,如果这次按摩我没睡着,晚上你就跟纽约女独自去吃饭吧!到时候她欺负你,我可是没办法帮你喔!」;吉娜听到这话很紧张的在胸前画十字架说(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这动作表示她认真的!):「我答应你,绝对将嘴巴闭上」。
 
有她这保证下小妇人总算有个放松的机会,外加回民宿洗个热水澡(哈,这热水澡因水量不足,小妇人是有一滴没一滴的洗,反正便宜也就没什么好抱怨的!)后,整个人精神焕发,准备开始享受乌布美丽的夜晚。........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