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ivillas > 小妇人周记 > 抛家弃夫到乌布-夜战夜勇

抛家弃夫到乌布-夜战夜勇

虽然来自不同国度,我们这3个女人在吃的观点上总是大同小异,墨西哥女及纽约女总是对小妇人的饮食语言文化有兴趣,而小妇人也对他们的文化语言及饮食非常有兴趣。今晚大伙意见相同先到Naughty Muri’s warung喝杯马丁尼鸡尾酒加烤肋排,替今晚的活动展开序幕;很巧的是,当晚客人不少,我们无意间跟一对可爱的台湾夫妻及小孩并桌,大伙闲聊畅饮真是好玩。小妇人已经有一阵子没来这家店,不过马丁尼依旧会醉死人、烤肋排依旧鲜嫩。在酒醉饭饱后(其实是老板要休息关门了!),发生一件令我们很不愉快的小插曲;通常这餐厅外面都会停些「叫价车」,今晚不知为何整条路乌漆妈黑完全没有一辆车,询问老板娘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些司机都去拜拜。那、、、我们该如何回民宿呢?小妇人询问老板娘是否能帮忙想办法叫车,她竟然以一付事与我无关的表情跟我们说:「我不知道啊!反正就没车,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我有点不相信的再问一次:「老板娘,你的意思是要我们3个女生在这条乌漆妈黑的路,自己走路回去吗?」她依旧一付事与我无关表情说:「我不知道啦!你们自己想办法!」。这太糟糕了吧!好歹我们也是餐厅客人,大老远跑来这吃饭,需要协助时竟然是这种态度(亏我还到处帮你打免费宣传广告、、、小妇人心中想着!)。
 
受到那种态度真是有点失望,不过乐观的墨西哥女及纽约女,很快将小妇人拉出这难过的情绪,她们一付很有骨气的说:「不要求她啦,什么态度,亏我们还常来捧场;没关系,我们就走路回去,如果怕黑就让吉娜唱歌,以她的音量绝对可吓死那些坏人!(没错,我领教过。个子小小的吉娜,唱歌发音起来可是吓死人!)」。
小妇人总相信坏事情发生好事也不远,当我们离开那没良心的餐厅摸黑走约2分钟时,突然有辆「叫价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摊出头来问我们要去哪?这司机对当时我们而言如同天上降下来的天使;我们有点不可思议的异口同声说:「你、、、你不用去庙里拜拜啊?全村的司机不是都去了吗?」这位「天使司机」有点帅气的说:「我是要去庙的途中,不过如果你们需要又不太远,我可以先载你们到想去的地方。」他果真是我们的「天使司机」,当然在车费上我们多付他一些额外的费用,表示我们的感激。
 
有了刚刚没良心餐厅的经验后,小妇人有点受不了的说:「天啊!我们花钱还要受气、、、不管他省还不省钱,我带你们去家有礼貌又专业的餐厅喝酒,我们好不容易跟先生请假出来玩耍,如果把自己弄得不愉快、不尽兴或受气,回去不就要被老公看笑话!」小妇人大概有点醉意所以说起话来也开始狂妄了!
不过,这句话恰巧打中这两位女友的心坎里;他们也同意到下一家专业点的餐厅喝酒。下一家餐厅是Lamak餐厅,有着美丽的厕所及德国经理精心选择的红白酒,大众化价格确有高等级的酒,整个餐厅是名设计师Made Wijaya的创意杰作;利用现在流行的Lounge舒适造型加上巴厘岛传统元素,整个餐厅就是摩登与传统的结合。来到这我们刚刚的不愉快也都不见了,点杯红酒在那大又舒适的沙发椅聊天,满天星空,另我想起学生时代垦丁游的那个看星星的夜晚;那时年轻无知的我们胡天乱地的乱作梦,如今回想起来当时的梦想有些实现了,有些还在努力当中,有些是永不可能实现的梦想。不过,那时候的小妇人有同学朋友相伴乱作梦,而现在身旁依旧有好友相伴谈天说笑、、、这真是人间一大幸福之事,不是吗?
 
别再乱作梦啦!餐厅员工要打烊休息了,员工很有技巧的问:「Ibu,不知你们是否还需要点些什么东西?等下要我们帮你找车回去吗?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先下班,你们可以继续聊,我们有警卫在这守候着。」、、、真有礼貌又有技巧的赶人法、、、我喜欢!为避免耽误这些有礼貌员工的下班时间,我们将酒喝完,在回民宿的路上遇到足球场对面的一家café在晚上12点依旧人声鼎沸,热闹滚滚。爱凑热闹的我们哪肯就这样乖乖回房间睡觉,探个究竟是一定要的啦!
整个乌布大街小巷,四周都是安安静静,唯独这家「Deli Cat」(没错这Café内有几只老板的宝贝猫)这时候依旧客人分别占据2大桌,各有位会弹吉他的员工协助客人拼歌大赛,越晚客人喝的越醉也不管好不好听歌声越大声。真是个有趣的地方,不过看到这两桌客人似乎喝的很High,我们三位女生互相给个眼神决定收起这凑热闹的心,买酒回民宿喝,避免这些人喝醉酒闹事之类的。
 
回到民宿,纽约女玛莉莎突然想起什么似大叫一声:「哇、、、我们有酒没有杯子怎么办?总不能你一口我一口的整瓶红酒拿来灌吧!」;是没杯子,不过民宿也不可能有「Room service客房服务」吧?正在不知如何是好时,小妇人偷偷跑到老板娘厨房偷几个杯子出来(还好厨房没上锁,也没把老板娘吵醒!),就在房间阳台我们又开始聊天喝起来。
 
玩耍一整晚,小妇人回到床上倒头就睡到隔天早上9点,小妇人最担心的被蚊子咬而失眠都没发生,连早上6点四周鸡鸣叫时也无法将小妇人吵醒。我喜欢这种幸福的睡眠,可惜日常生活中小妇人压力很大(没错,大家到巴厘岛渡假,不代表住在巴厘岛的人也可以渡假,在这边的生活忙碌与台湾没两样,唯一好处就是忙的时候海景跟山景就在身旁!),无法天天有这种幸福!
 
起床后大伙准备到民宿的餐厅兼接待中心吃早餐,由于早餐菜单真是非常简陋,我们与老板娘要杯茶及水果就算一餐(其实我们打算再到Tutmak Warung Kopi再吃一顿早午餐!)。当退房结帐时与Putu老板娘闲聊起来,原来她是有学位的语言家博士(难怪她英文很流利,人看起来也很有修养。),出身在乌布的她现在每周3天参加「女子甘美郎乐团」练习及表演(女子乐团在巴厘岛是很难得的!好玩的是民宿有位男员工是乐团老师)。为维护快要遗失的传统舞蹈(这种舞蹈不是我们平常随地可看的雷贡舞或巴龙舞。),她自愿加入乌布国王二太太主持的「古文化舞蹈团」,由一位70岁的老奶奶教导他们这快失传的舞蹈;这位「老老师」虽然年纪大,教学可是非常严格,上课时总不断提醒学生:「你们要好好学,我可不希望以后没人知道这舞的存在,记得要将这舞传给下一代。」
 
老奶奶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社会越进步年轻人对传统文化都没多大兴趣,造成很多宝贵的文化在无人传承下遗失不见了,真是非常可惜。也难怪老奶奶如此严厉要求学生,她毕竟不希望将上一代传给她的无价之宝在她手上遗失。
热心美丽的Putu老板娘邀请我们下次与她一起去上课,见见这位对艺术文化坚持的老奶奶。
告别民宿,也告别我们的背包族假期,虽然时间短暂但我们三位女生确过的很愉快;回到Tutmak早午餐时我们已经在计画下一趟的「抛家弃夫」计画!
 
小妇人的叮咛:未满18岁千万不要喝酒;小妇人这趟旅行会这样放心的喝是因为同行人玛莉莎不太喝酒,所以她随时会照顾我们的财务或安全。外出渡假喝酒放松心情是好事,不过像小妇人这般狂饮前,要确认有位同行朋友是不喝酒会照顾你的人才可狂饮喔!^_*
 E-mail: balilittlewoman@bal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