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ivillas > 小妇人周记 > 周日的沙努尔

周日的沙努尔

巴厘岛小妇人对沙努尔(Sanur)这地区通常没花多大篇幅介绍,刻板印象中这区就是属于年纪大爱怀旧的观光客或家中有成群小孩的外国人才会住在这(美国国际学校就在附近)。跟我家男人既没小孩又不承认自己老,平均一年到这区的次数5根手指头还数不满(到我们家第二厨房Arena Pub& Bar每周2~3次吃饭不算在内啦!)。

星期日下午,与我家男人在外忙完工作后,距离到我家第二厨房吃饭时间还有2小时;正在犹豫不知如何打发这难得的周日悠闲时间,我家男人突然提议:去Sanur海边大道走走好了,离现在所在位置车程不远,上次去那已经不知几年前的事啦!(没错,虽然住在巴厘岛可是却越来越少时间四处趴趴走了!、、真不知在忙什么?)

这算是满新鲜的提议,常听身边朋友说周末有时会带小孩及家人在Sanur海边大道散?或游泳;说不定等下遇到久未见面的熟朋友还可八卦一下,不过最重要的是在海边旁的比利时画家「Le Mayeur 博物馆」;不少旅游书上都介绍过,跟我家男人就是没去过。到达时间下午4点博物馆却在2点就关门,还好经由海边烤玉米大叔热心告知旁门小道,否则又一次扑空无缘参观这博物馆。

博物馆入口门牌 这庭院风景曾在Le Mayeur画作出现,
猜猜是博物馆中哪一幅?

1880年于布鲁塞尔出生的Adrien- Jean Le Mayeur原为比利时的皇家贵族,父亲是位画家自小耳濡目染下对画画有浓厚兴趣。可是父亲却坚持他必须学习完整建筑师教育后,要当画家与否再下决定。(真是有远见的老爸,建筑师真的比画家好赚说、、、哈!妇人浅见啦!),可是个性怪异的他喜欢追求人类原始的真善美,毕业后放弃头衔及家产模仿跟随高更(Gauguin)的步伐搭船到大溪地及波利尼西亚,希望能找到心中那片能激发他画作的乐土。直到1930年因缘际会之下踏上巴厘岛选择沙努尔海边当成自己的定居地,以及认识当时年仅15岁的名雷贡舞者Ni Pollok,3年之后正式结为夫妻,这一切让Le Mayeur相信这就是他要寻找的绘画天堂。

因为巴厘岛的丰富色彩及传统的风俗民情(当时当地女人不分老少都是上空下半身围条沙龙布,头顶供品在街道上行走!),Le Mayeur画作多以爱妻Ni Pollok为主角而构图成;随多次新加坡、香港、欧洲巡回展览,国际知名度越来越高;当时为在Sanur海边的家,历年来是当时观光客喜欢驻留的地方,一方面可跟知名画家畅谈巴厘岛及艺术,一方面爱妻与佣人们上空传统服饰及热心招待客人茶点,非常吸引来访的西方客人们。毕竟这一切景象在西方国家是不曾看见的。

Le Mayeur亲自设计的桧木房子及石雕,
现在已经找不到人做这么细致的工了!!
名画家与爱妻的纪念碑

Le Mayeur在1958年去世于比利时前遗嘱表示Sanur的家及画做全部留给爱妻,而爱妻Ni Pollok于1985年去世后因无子孙继承这丰富遗产,便由印尼当地政府接管列为「Le Mayeur博物馆」。虽名为博物馆,可是占地确不大,所有画作都收藏在红色桧木当时夫妻俩居住房子内,屋内有5个隔间,成列部分Le Mayeur的画作。这些画作真是让小妇人大开眼界,非常色彩丰富及有功力的创作,难怪他的画作在国际拍卖会上已经卖价约美金700,000。不过非常可惜的是在这博物馆的画却没受到妥善保存,巴厘岛当地湿热及海边气候对这些有历史的画作有非常大杀伤力,还有部分素描图当年Le Mayeur使用类似麻布袋质料当画布,经年累月潮湿及热温度有些素描图已经快看不清楚了。这小博物馆中没冷气只有1支小电风扇降低室内温度、、、令人非常心疼这些画作即将遗失。

不过总算是欣赏到过这博物馆了!馆前的海滩在周日下午,很多当地居民携家带小在海边游泳、戏水、堆沙,沙滩旁卖小吃的摊贩,原来沙努尔的周日是这样热闹;而眼前这情景也让小妇人有点怀念小时候,夏天爸妈带到白沙湾戏水的情景。哈,大概过年没回家过年、、、有点想家了说!!

海边小贩玉米堆中的快乐小孩们
自带儿童小帐棚真是够酷的idea!
令人想起小时后的热闹海边风景

 

巴厘岛小妇人跟大家拜晚年,猪年事事顺心,诸事顺利。

博物馆中不准拍照,欣赏更多的Le Mayeur画作,请连结此网站:
http://www.geocities.com/adrienlemayeur/photopage4.html